妖Kris

我考完试滚回来码文了

【我一个取名废x是银子太太的脑洞】2

首先先说一下!!真的对不起这么久没有码···【最近琐事好多鸭·····】

以及什么时候取个名字啊不然都没人记得这是什么 了········【哭了不知道怎么取名】

还有就是我发现上次的时间轴码错了x应该是刚登出游戏纳萨力克的人就找来了x我我我这里改成一两个月以后吧·····

——————————————————————————————

好冷·····不对····好····【寂寞】?总感觉····少了点什么?不会吧···明明我从来都是····一个人啊·····同伴们也···都走了······

——————————————————————————————

雅儿贝特努力的调整着自己的情绪·【飞鼠大人···不在了···那 纳萨力克的存在又是为了什么··不对···翠玉录大人才是我的创造者·····可是···飞鼠大人不在了···安兹乌尔恭···不也毫无意义吗?可···可是啊····这样一来我就是不尊重其他40位大人啊···但但····不是只有飞鼠大人是我的主人吗····】

恐惧,混乱,冲动,愧疚各种的情绪爆发在雅儿贝特的体内似乎随时就是争先恐后的崩裂出来·。

——————————————————————————————

“雅儿贝特”

是赛巴斯的声音,虽然也是充满了与雅儿贝特同样的情绪但是···除了那条指令的更改···所以赛巴斯还保留着最后一丝的冷静。

而也正是这句充满了慌乱的呼喊,把雅儿贝特的的心稍微的拉了一下。

【没错,飞鼠大人··肯定还存在在某处···只要我能找到他··不管以什么样的方式。】

“抱歉,赛巴斯,是我失态了。”雅儿贝特的双手握成拳头,紧紧的不放开。

 “马,马上召集所有守护者到王座之间集中!”雅儿贝特嘶吼到。

“是····是”

【不行的····这样是远远不够的···这样是无法拯救我们的主人的····无法拯救我的····谁,还有谁可以救救我·····】

——————————————————————————————

滴——滴——滴

是闹钟的声音。

也是铃木悟最不想听见的声音。

Yggdrasil的停运对铃木悟来说是莫大的打击···尽管已经过去了有一段时间了,但···铃木悟眼中的世界已经变成了黑白色的···不···应该说是是去了意义吧。

上司的责骂,成堆的工作,以及回家来后独自望着设备的寂寞····

铃木悟想不明白···这样的自己【存在的意义是什么】这样所谓的显示【又有什么意义】 ————————

不知道···不想去想····但是不能给别人填麻烦·····

看着手机里的截图····伙伴们的笑容····

“真好啊······”

随着时间往后划去

伙伴越来越少

最后····纪念的时候吧···

【飞鼠】的头像依旧在闪着···而其他的人呢?

【他们灰色的头像再也没跳动过】

········

“滴答”

泪水顺着铃木悟消瘦的脸颊划下

 

 

啊啊啊啊x真的是拖了一天又一天x不说了睡觉【肯定一堆错字】

愿安兹乌尔恭荣誉常在x

我的神明啊

我是潘多拉·亚克特,是纳萨力克,是安兹乌尔恭的宝物库守护者, 我的创造者,是统领四十一位无上至尊的飞鼠大人,也是我的神明。

也是我一人的,特殊的【父亲大人】·····

————————————————————————————

"我敬爱又至高无上的父亲大人!您今天是为何事到来呢?”

“·········我来取世界级宝具”

是一瞬间的停顿

“·世界~级~宝具~吗!!!”

—————————————————————————————— 不要,我不希望见到您,是即是厄运的【潘多拉魔盒】,求您了别来打开这个厄运的墨盒。

——————————————————————————————  

“如果我的神这么希望的话·····”潘多拉在藏宝间独自自言自语“那么我将会为他献这歌世界。”

——————————————————————————————   

神明是没办法听取所有人的意见的。

【这样安慰自己到】

神明如果偏袒自己的子嗣,会被质疑的。

【这么麻木自己到】

神明······是抛弃我了吧。

——————————————————————————————

【啊啊,被抛弃了,是我做的不够好吗,是我没有为神明献上贡品吗,还是我····本身就是不被允许的····?】

——————————————————————————————

今天的潘多拉做好了他认为最完美的自尽方式。

死在他所深爱的【父亲大人】面前,在最完美的日子。

【向神明献上自己最纯净的灵魂,神明或许就会听取你的愿望,可怜的孩子啊。】

——————————————————————————————xi信息--【安兹大人】

“嗯?是潘多拉吗,有什么事吗。”

“是的!!父亲大人~~~请问您现在有空吗?”

“有是有。”

“那可真是太棒了!!潘多拉·亚克特邀请无上的至尊安兹·乌尔·恭大人即刻前往宝物库一趟!”

“啊··,啊?”还想再问点什么,信息却依旧断了。

这样的无理···也对,毕竟他是潘多拉·亚克特。

如果要对自己喜爱的人没有特殊待遇,安兹可是要第一个抓住那人的心脏好好教他做【下等生物】了。

——————————————————————————————

“潘多拉,到底是····”

宝物库不同以往,墙壁上贴满了所谓人类用的气球,用魔法制造出的闪烁星星,亮眼的大字【父亲大人生日快乐!!!】后面更着一些奇奇怪怪的符号和法语,德语··至于内容安兹就无从而知了。

——————————————————————————————“生日快乐父亲大人!!!!”缓缓推一辆双层推车的潘多拉用喇叭般大的声音祝贺着,推车上有一个无比华丽的蛋糕····

而第二次被雪白的餐布遮挡了起来。

【是毒药,潘多拉留给自己的。】

—————————————————————————————— 

“潘多拉···你怎么知道····”今天是铃木悟的生日···守护者们不可能知道····

“是这个告诉我的,我的神!”潘多拉蹦蹦跳跳的跑到安兹的面前递出一本黑色笔记本。

是泡泡茶壶的笔迹,上面竟然清楚的记着每个人的生日日期。【是用游戏名记下来的】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父亲大人!请原谅我的自私!关于这件事情我并没有告诉其他人!”

“··无妨,我原谅你。并且有你就足够了,潘多拉。”

诶,诶,诶????刚刚父亲大人是不是说了什么!!!!!!!!???潘多拉楞楞的看着安兹

“怎么了吗?”

“失礼了!没有任何事!。”

——————————————————————————

"那么第一块蛋糕就是父亲大人您的了!!!虽然并不能吃~~的说!

“潘多拉将一块切得整整齐齐的蛋糕双手递给了安兹。

“不”安兹接过蛋糕用叉子戳了一块喂进没反应过来的潘多拉口中“我更愿意将第一口蛋糕喂给喜欢的人。”

——————————————————————————————

潘多拉·亚克特今天依旧精神满满的在擦拭宝物库的宝物。

毒药?

那种东西怎么可能会吃。

我是那样的幸福,被那位大人,那个太阳喜欢着。

我怎么可以产生这样的念头?

【向神明献上自己最纯净的灵魂,神明或许就会听取你的愿望,可怜的孩子啊。】

【我想那位神明已经看见了吧,不然此时的一切,又算是神明呢?】潘多拉抬头看了看与自己坐在一张沙发上的安兹。

“父亲大人~~! ”

“别叫得这么恶心···潘多拉······”

;两个人会心的轻笑了一下

【真耀眼啊】

 

 

 

 

啊啊啊啊是意识流了!!!太子性格我自己回去面壁思过!!【完全没表达好】

【自我感觉非常的水了x我对不起这个脑洞】

”游戏已停止运载,感谢您一路的陪伴。”

truth reality act 【现实】

“啊····明天还要上班来着,不妙不妙。要赶紧睡觉了。”铃木悟随手抓起一个小巧的闹钟草草看了一样时间就随意的丢在了地上。

不用想也知道很晚了吧。明天开始虽然和平时一样,却再也没有【Yggdrasil】了···不过铃木悟自己也该知道的。。。他心中的【Yggdrasil】早就死了。

没有洗漱,铃木悟钻进被窝里就睡【明天···感觉已经变得毫无意义了呢】

铃木悟慢慢的闭上了双眼准备沉睡过去。

【Yggdrasil】

雅儿贝德此时不知道说点什么好,自己作为纳萨力克的大总管应该时刻要保持理智,但是····

————————————————

是难得的,飞鼠已经好久没有到王座之间来了,这次突然的到来,甚至还带上了那至高无上的安兹乌尔恭之杖。

······································································

————————————————

是一瞬间的事,飞鼠大人消失在了自己,赛巴斯,昂宿星团等人的面前。

————————————————

雅儿贝特大脑一片空白,有两种东西在冲撞自己的内心,1·是对无上至尊突然的消失而感到的恐慌。另一种,是一种刚刚萌发,无法抑制,让自己窒息的感情,雅儿贝德称之为爱,就连雅儿贝德也不知道,爱这个词究竟的含义,但,她只知道,她,深爱着那位至高无上的飞鼠大人,爱着他的一切,无论他是怎么样的,她都爱着他。

【我是雅儿贝特,是纳萨力克的大总管,我深爱着无上至尊飞鼠,因为我是“雅儿贝特”,因为我所深爱的对方是“飞鼠”大人,正因为是飞鼠,所以我爱他。】

————————————————

回到【Yggdrasil】停运前的几分钟,空旷而华丽的房间,在房间尽头有一个巨大的宝座,宝座上坐着的,是在游戏里被称作【死神】的存在,惨白的一具白骨身上皆是世界级宝具,最可怕的宝具估计就是他那副手上金色的魔杖了吧·····

目光略移

可以看到一个身材高挑,楚楚动人,身着白色服饰的【恶魔】。

仔细看的话,可以看到那具白骨用副手的魔杖轻触了一下空气,被触动的地方弹出了发着银光的控制版面。

然后上面,如是写道【············································是个bitch】

 

 

还是发着银光的控制版面

【······································是个bitch深爱着飞鼠。】

 

 

 

 

  @银子 是这个超级棒的太太的脑洞!!!感谢借用!!【之后写完就不at了xx怕打扰】

呜呜呜是天使了【不管是太太还是overlord的各位】

tag我就先打overlord和安兹乌尔恭了qaq太太有什么特定指向人物可以同我说一下x怕冒犯这次就不打其它的了。

很少很没质量的垃圾文!喷的给我憋着【哼】

 

 


 

蹲个脑洞【?】

其实是不知道写什么来唠唠嗑

就是雅儿贝特的妹妹卢贝多不是是公会里单体攻击最强的【说是世界冠军塔其米差不多还是比他厉害来着。】然后我【还没看完小说试听了科普】就看到说卢贝多是被谁用bug弄出来的【???如果错了私信我我立刻删掉x】

然后就联想到了【bug】这个词汇。

就想,,纳萨力克的实力在那个世界就是【bug】的存在,但是在原来的游戏里面,暂且不说有比他们强的个体玩家,我觉得游戏肯定会有管理员,公众号,或者管理游戏的那个工作单位的人。】这是第一种脑洞情况

就是那种人要是也穿越到了那个世界【是··中立的不像是迪米乌哥斯或是赛巴斯那么绝对】然后还可以自由穿梭于游戏【相当于安兹所在的那个世界】or现实 什么的。。。。

 

然后第二种就是以读者设为穿越者,然后【因为没有这个游戏所以当然没有人物设定所以种族会是一种全新的种族】然后因为知道剧情走向,混进了纳萨力克x【全新种族在没有发动的时候和人类一样无论气息或是外貌和二重幻影不一样等级高的可以辨认。】但毕竟是穿越者不会很弱x根据我自己的喜欢可能还会写成很强什么的。。。。然后作为读者的你就很喜欢迪米,太子,安兹balbalbal以及纳萨力克的全体。。后面会写成偏向谁我就不知道了。。主线估计是日常,分线的话大概都会写。

emmmm大概我觉得我写第二种几率高。。【但是我真的好喜欢那种乙女向什么的特别强。。。很久以前写文的时候我写过一句话就是作者在愿做里伤害了他我就希望在我自己的文章里用自己的力量保护他这样含义的话。。。。。。。。不知道有没有被我删掉了。。。】

也有可能综合上面两种写第三种什么的rmmm'、

私心先挂上三个人的tag吧

 

只为他一人的英雄【2】

“啊····好,好的。我以后会注意的”怎么说自己也算是敌人被职英说教意识竟愣了一下。

你抽回了自己的手,尽量显出自然的模样。

相泽消太倒是也没再多和你说什么,走到了那三只猫前面。

猫妈妈看到眼前的陌生人呼呼的低吼发出警示。

随后,苍不知道眼前的这个男人用了什么魔法前一秒警戒的猫妈妈竟然趴在他的脚尖仰着肚子。

相泽消太撇头看到了你略感疑惑的眼神解释到“可能是因为我身上有猫薄荷的味道吧····猫对这种东西就像是人对毒品一样呢·····”

苍想了想。身上有猫薄荷的味道应该不是不经意染上的,应该是长期和猫薄荷接触···他,很喜欢猫吗。

“额····你喜欢猫?”苍想了一下问道

“嗯······”相泽消太很诚实的答到,顺手抱起来猫妈妈撸了起来眼里竟皆是宠溺。

苍望着轻车熟路的相泽消太又看看自己手里无处安放打开的猫饲料。“那个,如果可以的话可以请你喂一下它们吗···”你把猫粮递出去“额···它们好像比较喜欢你。”你补充道。

“······”对方看了你一下“只是你刚刚方法不对,你可以再试一下。”

“啊·····”你挠挠头,想了一下猫猫可爱的面孔就忍不住了‘好的。’ 

“把手慢慢的伸过去,不要太快。”相泽消太尽量限制住猫的爪子以防万一。

“如果要摸它的话,把手放上去不要快速收回。”

——“滴答”

[嗯?]相泽消太和苍因为感受到了头顶的湿意同时抬起了头。

_________________

【啊,下雨了·····】死柄木弔(以后就叫死柄木了x弔打多了会变成车的hhhh)看着窗外逐渐变大的雨滴【黑雾,走,出门了。】

“?死柄木外面现在要下雨了,你要去哪?”

【去接一个下雨不知道回来的笨蛋。】

___________

 

!!!!!!是个多年【不【】我终于把这个发出来了x下一篇是overlord的x

 

重改【其实可以当做两个系列来看因为有很大偏差】我的英雄学院相泽消太乙女向 3 下 钥匙

ooc预警,现在退出还来得及。私心严重,文笔垃圾。 

还有就是我想了一下一只以乙女向这个题目也不是很好毕竟不是个短片···

那就叫【钥匙】吧,超随意的√

大概意思就是苍 和相泽消太其实都是彼此的一到阳光【?】然后相泽消太更是帮苍找到了存在的意义?【完蛋剧透?】但是想要打开【锁】真的很困难,是生死之后还是什么他们也都不知道。而且这两个人是那种,明明自己是对方的阳光但是确认为自己是对方眼里的一个普通人,认为对方看自己只是看自己生命中匆匆的一个陌生人那样。

——————————————————————废话多真多↑

“啧”你连忙一个转身。对方速度虽然不快但是刚刚你在专注看教师们聊天所以放松了警惕。

躲不掉,但伤的不重。你是如此判断的。

果然,虽然你反应很快但是毕竟距离已经很近了,那闪着银光的小刀还是在你的小臂上留下了一刀不深不浅的伤痕。

你也不会继续呆在那,不借着躲闪的过的惯性一个翻滚滚到了相泽消太和十三号老师所在的地方。

‘相泽老师,这次的敌人数量·····’十三号老师看你留着鲜血的小臂不由的上前一步用手护住你的身前“让学生们赶快撤离,这次情况不一样。”

“苍!”两个老师同时叫出了你的名字“带着学生们撤离拜托了”

“我也可以战··!”你刚想说

“不可以,在你拿到英雄···懂了吧!”相泽消太看时间不够也不解释了。

敌人数量的确多的不像话···密密麻麻的,简直如蚂蚁一般。

相泽消太少有的带上了护目镜,下一秒就跳入扎堆的敌人中。

小臂没感觉了···看来敌人在在上面涂了强力麻药之类的东西啊··目的不是杀死吗?还是说只是想等到何时的一个时机再杀掉?说起来刚刚也没有瞄准我的致命处.....你思考起来、

眼下的情况···最佳的对策···

“八百万!请给我知道一条绷带!快”你立马向学生跑去。

“啊··哦好的 !”八百万看到眼前也是一脸不相信,不过她知道现在没时间犹豫,虽然不知道改做什么,但内心深处信任的人说了身体还是会做出反应的。

你接下绷带熟练的把绷带绑到了小臂的伤口上,亏敌人的麻药作业不是很疼。这样行动起来也不会太不便了。

“初次见面,我是敌联盟的黑雾”学生们一阵惊吓,你也是连忙转头

敌人吗?!他是怎么闯过相泽老师那的?!而且看情况,个性是传送吗?!也就是说是他把这些敌人传送到着的?!

你觉得你的脑袋要炸掉了,一边要分析突发情况,虽然自己的死活是一点不在意的但还是要想着学生的安全以及怎样帮到教师,选出最佳的处理方式。

“通讯设备也联系不上···”你口袋里拿出一个耳机里面除了杂音没有别的声音。

是敌人有类似干扰个性的人吗····不好办啊····

——————————————————————————————

“爆豪,切岛冷静!”你大声叫到结果那两个人根本不听你的还是朝那团黑雾扑了过去。

————————————————————被传送走了一部分人【然后你没被传走】

‘全体学生都站在十三号老师后面!快!’这是你第一次对他们如此大声的叫喊,他们当然也知道事情的严重性立刻就推倒了十三号老师的身后。你也退到十三号老师的身后。

“十三号老师··这···”你问道

“嗯,有点棘手比较我不是以战斗为主的英雄

‘嗯···那十三号老师··你有把握保护剩下这些学生的安全吗’

“怎么说好歹我也是职英啊,就算拼了命也得保护好你们啊···”

“我就算了”

‘什······’十三号老师还想再问你什么却看见你已经转身跑去先前相泽消太跳下去的位置

“原谅我的任性。”丢下这句话你彻底消失在了十三号老师和a班各位的视线里。

十三号老师虽然想去把你拽回来可是看到眼前的敌人似乎也不是省油的灯只是责怪了一句“啧,真是任性啊·····”

 ——————————————————————————————

 

 

额说一下这个系列这么久不更的原因,因为lof出了问题【我的】现在是换电脑了,然后emmm本来在弃坑的边缘试探了可没有跨过去。

但是不会再更新重改这个了。会更原主线和只为他一人的英雄、

这个是很早之前【去年吧???】堆在草稿箱里的

安迪安 是小迪穿越的那个脑洞【2】

啊啊啊今天台风打的我家楼都在摇【害怕】

 “开进去”迪米乌哥斯尽量压制着自己因为兴奋过度而颤抖的声音。

不会错的,不会错的!那位大人的气息我这辈子都不会记错的!

“是····诶,诶????”司机下意识的顺从了,随后才反应过来“可,可是迪米乌哥斯大人,这会我们应该去接机??”

“听不懂····人话吗?快点给我开过去!”迪米乌哥斯尽管已经来到这个世界很久了但还是对人类提不起一点兴趣。虽然很不想承认,但自己确实变成了人类。

“是,是。”司机立马调整了车头方向,转进了通往孤儿院的小径上。

车刚开到孤儿院门口迪米乌哥斯就立马打开车门走了下去。

【要冷静。冷静不能让安兹大人看到自己如此慌张的模样,还,还有·····】

迪米乌哥斯已经忘了自己有多久没笑过了,不过此时的他已经又挂上了那个熟悉而又陌生的微笑了。

孤儿院的院长是一个三四十岁的老人,看到孤儿院突然驶来了一辆如此气派的轿车,赶忙出来迎接。

“这位大人,请问您是要领养孩童吗?”

“·····”迪米乌哥斯直接无视他,径直走向孤儿院。

孤儿院里面就如同外面一样也有些破旧了,白色的墙体被不知哪个调皮的人类给画花了,也有些因为雨水的侵蚀而脱落了。

竟敢让安兹大人住在这种地方·····罪不可赦.

按照自己的案例,迪米乌哥斯推测此时的安兹大人肯定也是人类之身。再加上····看起来这里只有刚刚那个人类是大人,估计这里的安兹大人是···个孩子吧。

迪米乌哥斯不自觉的想象着安兹的模样,瞬间脸红了起来。

“那个,这个孩子是我们这里最乖顺的了,这位大人要不······”院长左手牵着一个十一二岁的女孩,从人类的角度的确长得想让人疼爱,不过在迪米乌哥斯看来。

“【把那个垃圾离我远点】”是一脸笑容说出的话,却让人感觉不到一丝暖意只有无尽的寒冷。

院长吓到了,立马把小女孩拉走。

迪米乌哥斯也没空理会这些,孤儿院人倒是不少,迪米乌哥斯的双眼正不可开交的寻找着那位大人的身影【准确来说是靠气息认】

突然,迪米乌哥斯感觉自己的衣服被什么东西拉住了,低头一看,是一个拥有着亚麻灰短发的男孩,男孩抬头望向迪米乌哥斯。男孩的眼睛如同月光,不该说是太阳吗?迪米乌哥斯也不知道怎么说,那是一种让人感觉到沉静而又明亮的眼眸。

真是太美丽了

男孩的脸上没有孩子的天真稚嫩,取而代之的是异常冷静的表情,语气也如同一潭冰冷的池水。

“····迪米乌哥斯······?”男孩脱口而出,带着疑惑却十分冷静。

啊啊,我终于找到您了安兹大人。

“属下在。”迪米乌哥斯蹲下来看着这位只有自己二分之一身高的男孩轻轻牵起他拉住自己的那只手。“我终于找到您了,安兹大人。”

是那个微笑,不过这次的,面对眼前的这个人,迪米乌哥斯笑的无比的温暖

【好像太阳啊····】男孩心里默念道。

 

 

 

又是很水的一篇!【耶】话说打台风我家房子现在还在摇,如果哪天我不更新了你们也是可以理解我的对吧_(:з」∠)_

是新的脑洞!【之前的我也会更的,买了新键盘了】

首先先来介绍一下脑洞_(:з」∠)_大概就是小迪遇到了小小安兹【我也不知道是怎么会遇到的你们当做是我用了世界级宝具吧x】【不过是人型的】【也是悟!不是单纯的安兹个体】不过有点像双重人格【?】属于那种超凶的!被丢在了孤儿院,因为很凶而且说话自带讽刺意义x所以没人愿意带走安兹,孤儿院的人也一直对安兹很不好,但是因为安兹很聪明所以一直没被强制丢出孤儿院【因为没理由】然后就被小迪带回家家啦!

是很老套的脑洞【嗯】但是觉得很好吃呀!

安兹其实就是那种沉默寡言,腹黑【假】,超聪明的那种。

迪米乌哥斯就是那种穿越过来的吧··然后靠着自己的聪明才智【穿越过来身体特征就和人类一样不能使用魔法但是打架无敌!/】然后靠着自己的聪明才智变成马云【hhhhhhh】然后某天路过孤儿院虽然安兹不是骨架子【废话】但是一眼看出了那是安兹。

 

wok不自觉快讲完了啊。xx

↓↓↓↓↓

一天,正当迪米乌哥斯在自己的快乐牧场“玩耍”的时候突然眼前的一切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一片虚无的黑暗。

【迪米乌哥斯】

是一个明显的合成声音【虽然小迪他们那没有这种词汇】

被叫到名字的恶魔也不慌乱,冷静的对上话“知道我的名字吗,即便如此这也不能成为你直呼这乌尔贝特大人赐予我的这尊贵的名字的理由。”

【·····我允许你给你的大人【安兹】一次留言的机会,除此之外在你找到“他”之前你将会与这个世界断绝一切联系。】

“哦?这听起来可真是····厉害?不过我想我不必说什么,因为那位大人早已知道了一切。【安兹“我知道个大灾厄???”】”迪米乌哥斯整理了一下自己的衣服“不过,虽然不知道你是谁,你为什么知道我的名字。比我强的只有无上至尊吗,而你····我觉得这个玩笑显然非常弱智····”

flag!!!!!!!!!!!!!!

迪米乌哥斯不记得自己当时还想说什么,自己什么时候失去的意识。但。。。当他醒来时自己身处在一个····全是低等生物的地方。。。

~~~~~~~~~~~~~~~~~~~~然后一转眼小迪变马云啦!_(:з」∠)_原谅我不会写

“迪米乌哥斯大人,接下来我们将会去机场接机那家公司的大使。”是司机在说话

司机的声音把迪米乌哥斯游荡的思想飘了回来“嗯

啊,机场的话··貌似是新建的那个吧··我记得貌似还蛮偏远的···真是太麻烦了

迪米乌哥斯的的脸上早已没有了那象征性的笑容,也不在多说一句话。

他的笑容,是只为了那位那人存在的,如果那位大人不在的话,那么我的笑容就没有存在 意义。

迪米乌哥斯一手托住下巴向窗外望去,阳光在树木的间隙中时隐时现,闪烁无常。

说实话,迪米乌哥斯从那个世界离开以后,最喜欢的就是月亮和太阳,因为他觉得这是最像那位大人的两样东西了。

渐渐的,车辆貌似远离的城中心,树木开始变得稀疏,阳光更加的充裕了。

【啊啊,好温暖,就像安兹大人一样。】阳光透过车窗照射到了迪米乌哥斯身上。

树木最后消失无影,引入眼帘的,是一栋灰色的略显破旧的房屋。

“停车!!!”迪米乌哥斯感觉到了,虽然是已经很久不曾接触到的气息,但是,但是!不论过了多久,他都不会忘记。那是安兹大人的气息!

“是,是!”司机一脚急刹车停住了车

“这旁边····是什么地方”

“是,是孤儿院。”

孤儿院吗······

 

 

 

 

啊啊啊啊啊开头完全完蛋啊!ooc!!!爆哭原谅我

算一算我是不是该更文了。。。